云南资本旗下公司玩弄民企生命于股掌

  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旗下公司打着云南省重点国有企业旗号,以收购民企资产为幌子,占用三家民营企业厂房、设备、人力资源、市场资源、专利、技术配方等长达两年多,并多次介入企业债务,最终导致三家企业资产和机器设备损失、人力和市场资源流失、技术配方外泄、多笔良性债务恶化,对企业造成极大影响,法人面临无家可归,多次到云南省各部门反映无果。后对方多次提出解决方案,但又故意拖延以提出多种条件让民企徒劳奔波几月后陷入更大的困境,企业濒临破产,企业主身心疲惫,面临家破人亡的窘境。
  一、双方情况介绍:
  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是2011年8月成立的从事股权投资业务的省属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103亿元。于2015年11月出资10亿元成立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能源环保产业有限公司。
  姚安农哈哈食用菌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5月,注册资本2100万元,分别于2012年5月成立姚安旭光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500万元;于2014年3月成立姚安农哈哈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三家企业属自然人投资的农业民营企业,实际控制人为滕正平;是国内第一家集茶树菇工厂化栽培、菌种培养、生产、加工一体化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二、情况简述:
  2016年9月13日,经过5个月的洽谈和考察,姚安农哈哈食用菌开发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以下简称为“农哈哈”)与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下属公司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能源环保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能源环保”)在昆明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为便于合作,能源环保借用农哈哈公司地点为办公地点成立了云南国鼎生物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鼎生物”)。在合同签订的几月间反复的更换合作模式,于2017年4月,双方确定以收购资产的形式进行合作,然而在启动收购程序后国鼎生物以多种理由和条件哄骗农哈哈交出了三个企业的人员、经营权、管理权、技术配方、市场资源、厂房设施设备等。为了配合收购工作,农哈哈耗尽了人力物力并应国鼎生物的要求多次承诺银行和其他债权人,然而,一年后收购工作仍无进展,期间农哈哈也曾无数次的催促,国鼎生物都是以手续正在办理让农哈哈方耐心等待。
  到了2018年4月,农哈哈再次到国鼎生物上级公司了解情况,结果能源环保才拿出上级部门下发的文件解释,由于受省政府“瘦身计划”约束收购工作不知何时才能继续推进。根据情况,农哈哈决定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要求能源环保请示明确收购工作到底能不能进行,不行的话好作打算,然而至今也没得到对方明确的一个态度。
  在此之后,农哈哈多次找能源环保上级公司反映,后能源环保提出先投资部门资金让农哈哈来进行生产以减少损失,同时还能等待“瘦身计划”政策放开后又可继续收购,然而,经过一个多月的商谈,最终以国鼎生物提出多个农哈哈不能达到的前提条件让农哈哈知难而退,也达到了他们故意拖延的目的,农哈哈只好继续回去等候消息。
  到了2018年7月还是没一点消息,农哈哈又一次到国鼎节能及上级公司云南资本反映情况,云南资本总是以这是下面公司做的事不该他们来管为由推卸,一直在国鼎节能与云南资本中间来回转,没一点进展。机器设备和厂房也在国鼎生物使用后不明确责任作出移交,导致长期闲置无人管理;于是,于2018年7月26日农哈哈以书面形式报云南省省委、云南省政府信访局、云南省国资委、等多个部门请求帮助协调解决;几个部门回复都是交由云南资本督办此事,或者就是让双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农哈哈深知我们国家是一个法制健全的国家,也知道法院裁定结果才是最公平公正的,然而农哈哈三家企业被对方使用了两年了,由于企业都是农哈哈总经理滕正平一人创办,家里子女毕业后都是在企业帮忙。也都是企业法人、股东,在这一年半间家里无一分收入,都是为了配合收购事宜一家人在奔波,平日生活都是靠亲朋接济了,家庭根本已没有能力再维持到法院宣判,且也没有能力承担法院的诉讼费、律师费等。
  等了两个月后,事情也没任何进展;农哈哈又多次到云南资本反映情况后,云南资本要求能源环保尽快解决此事,之后能源环保于2018年11月底提出以延续生产的方式投入部分资金让农哈哈利用三个企业的资源帮助其代加工产品,来获得加工费补贴生计,同时盈余部分还能用来承担诉讼费用等,农哈哈又重蹈覆辙,考虑到眼前情况也只能先求生存再求解决问题,还能在生产中争取享受到近年来国家对民营企业的支持政策或重新物色合作伙伴,再来寻求发展,当时就同意了这一方案。然而,能源环保对提出的这一方案竟然是心口不一,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在方案中不仅把农哈哈加工产品利润计算压到最低,甚至还提出了多个无法达到的前提条件让农哈哈来达成后方能生效,农哈哈通过多方请求政府部门出面帮助协调,一个多月后终于完成了前提条件,然而国鼎生物又以完成的条件没达到他的要求为由拒不推进方案且多次协调未果。为了达成这些条件,农哈哈已耗尽现有的人力物力,且根据国鼎生物的要求农哈哈方和多方债权人达成了《和解协议》,还在协议内约定了根据这一方案农哈哈测算出来盈利部分的偿还期限,如果这事不能推进,农哈哈将面临对债权人的又一次失信,这又把农哈哈推进了万丈深渊,目前农哈哈跟债权人签订的协议都已到期。
  时至今日,农哈哈才反应过来,又一次被对方玩弄了,整个事件就像设计好的搅浑水一样,把农哈哈全部矛盾拿出来理一遍,导致激化起来,然后变着法让方案不能执行下去,多么高明且冠冕堂皇的手段,目的就是想把农哈哈拖死,拖得精疲力尽没有精力和能力来维权。农哈哈已无法忍受对方这样不担当还故意挑事的行为和变着方法来折磨身心的态度,多方反映却投诉无门!希望相关部门来管一管这一群玩弄民营企业生命的政治无赖,也恳请广大的正义人士伸出您的正义之手帮助转发扩散,早日清理这些拿着国家资源来折腾民营企业生命的蛀虫,还民营企业一个公道。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