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工地突发急病去世,儿媳为其维权的艰辛路程

  我是个农民,我公公叫桑占京是个农民工,2018年,6月2号,我公公在唐县某个建筑工地上突发病,不幸去世,被告公司只给了三万元丧葬费,我咨询律师,得知赔偿不合理,一纸诉状,把建筑公司告上法庭,在一审的时候被告公司代理人说我们家老人没有在他们那儿干活,被告公司否认处理事情的工作人员不是他们公司的职,在二审的时候,被告代理人又说处理事情的工作人员和他们是挂靠关系,而作为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竟然相信他们说的是事实,我提供的证据,没有任何的法律作用,可那些都能够为我澄清事实啊!二审,我又败诉了,谁能为我们这些农民工伸张正义主持公道哇?为什么就没有肯为我们农民工说句公道话的法官呀?难道我们一个农民能够伪造证据吗,建筑公司放个屁,就是铁证如山,而座位我们生活在底层的农民工寻找的证据,那就是放屁,为什么没有肯为我们农民伸张正义的法官呀?谁能为我们这些农民澄清事实还原真相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