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汉区法官范正霜收取贿赂欺负怀孕女职工枉判官司(转载)

  
  小青(化名)是武汉世联兴业房产公司兴业房产顾问有限公司(江汉区建设大道847号瑞通广场B座19层。法定代表人:梁兴安)员工,2017年2月同学孕。该公司得知后,担心支付怀孕期的各种费用及妇女生育津贴,还有产假,送谋划以其惯用的通行的恶意调岗的方式逼小青自动离职,以达到减轻成本,取消怀孕女工福利的目的。五月,世联行公司将小青调整到上班需要坐一个半小时公交的青山区工作。而原先的岗位,小青上班只需半个小时。2017年6——7月,武汉青山区气温高达32——36度,小青却提着20斤的折叠椅在烈日下为客户做咨询。一起工作的阿姨都看不下去了。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公司不但没有高温补贴,反而一次一次拒绝我调到对孕妇有利的岗位及工作地点的请求。小青知公司的目的是想逼小青自动离职,遂越不愿走,并曾对老公提到“他们越想逼我走,我就越不走;不让他们得逞”。因环境恶劣,小青多次出现出血见红现象。8月1日,小青在医院就诊后开了请假条,并通过公司正规帐号向公司请假,但公司没有回复。当晚11时,小青住进医院保胎。但就在当晚,公司在不通知小青的情况下,将小青的工作帐号删除,断绝了小青继续向公司请假并与公司沟通的合法正常渠道,并在非正式场合宣称小青已主动辞职。小青多次交涉,称自已并没有辞职,对方均不理睬。8月1日小青因为肚子不舒服,在医院开具了请假证明,但单位不批假。小青的顶头上司“蒙蒙”也未帮小青说话。小青一直怀疑蒙蒙参与了策划小青转岗的行为,为了试探他对自已的态度以及是否参与策划逼迫他辞职的行为,就故意给蒙蒙发了个微信,称“我已辞职了,感谢关照”。但蒙蒙果然没安好心,当即将他的微信转给上司,而上司当即迫不及待地宣布小青辞职了。小青得知“被辞职”后,当即在公司公众平台,即员工通道(OA网络操作系统)上宣布,自已没有辞职,所谓辞职一说,纯属子乌有。但公司吓得赶紧关闭了小青与公司联系的员工OA系统,至此断绝了与小青的往来,也断绝了小青说理及声明的机会。之后,小青因为要保胎住院,暂未处理此事。再后来,小青生下一个女儿;生下不久,就生了一场病,住了四十多天的院。小青想:自已没有通过正式渠道提出任何辞职请求,而单位的目的就是设法逼自已辞职,故尔无端宣布本人辞职,宣布本人主动与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关系,这种做法太可恶了。对这种坏单位、坏人,必须以法律来收拾他,为所要被逼迫辞职的姐妹们讨个公道!也让他们懂得什么是妇女保护法,什么是劳动法。于是,2018年11月,她等孩子健康状况好后,毅然走进江汉区劳动仲裁委,起诉用人单位世联行。
  江汉区劳动仲裁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3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条规定,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等法律依据,判定小青自动解除劳动关系的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足,并以此判定小青并非主动解除劳劝关系,支持小青的合法诉求,判定原告世联行支付小青生育津贴21161.47元。
  应该说,江汉区仲裁委的裁决是完全正确与合理的。实际上,小青还有更多的要求。世联行理应还支付小青住院费等多项费用。但小青未再理睬对方。小青认为,已经达到了惩罚对方及部分维权的目的。
  但没有想到,世联行反而不服裁定,2019年元月,上诉到江汉区法院,表示不应支付生育津贴。
  江汉区法院由一个叫范正霜的法官审理此案。范正霜在审理双方材料后,给小青打电话,问能不能调解,并表示,如果愿意调解,对方可支付八千元左右费用。
  小青不同意,称只要维持江汉区仲裁委的裁定。
  范正霜极不高兴,称如果要判,那就要拖很长时间,拖到春节以后了。
  小青表示同意。
  但没有想到,世联行居然派律师给范正霜行贿,称世联行是上市公司,输不得官司,一输的话,必然会导致股票下跌。
  一边是打工女职员,一边是上市公司与金钱,平庸的法官范正霜屈服于金钱与上市公司的要求了,于是,在春节后,他竟然推翻仲裁委的裁定,判对方不应支付小青生育津贴。
  愤怒的小青质问范正霜为什么要这样判,是什么理由?
  范正霜不敢面对小青,派书记员回复小青,称,小青的微信聊天记录说了“已经辞职”。小青愤怒地问:“我说我杀了人,那你是否就认定我杀了人呢”?你怎么断定我这句话是真话还是假话呢?就凭这个微信记录断定我辞职了,岂不是太荒唐了?
  范正霜回答:我根据经验判断,你说你辞了职,那肯定就是辞了职!
  小青称:我一没有交正式辞职书,二没有在员工通道的正式提出辞职,三没有办理辞职手续,而依员工手册规定,员工辞职必须有这三样东西才算自动辞职。四,公司也没有给我开具劳动合同解除证明。相反我却在员工通道(即公司工作操作系统)声明并未离职,你居然就凭一句“我辞职了”的微信聊天记录,根据你所谓的经验判我主动解除了劳动合同,这是不是太荒唐?法庭是讲证据的、法官是讲证据的,如果法庭都不讲证据,那什么地方还可以讲证据?法官都依经验判断,那还要律师,要证据做什么?凭经验判案,与判岳飞之死的“莫须有”的罪名,有什么区别?这是不是太混帐了?
  范正霜被驳得理屈词穷,与其书记员再也不接小青电话了。
  目前,小青已提出上诉。但想起范正霜收取贿赂后,竟然找个如此荒荒理由来判决此案,感到十分好笑与愤怒,这可比糊涂僧判断糊涂案还要荒唐下流无耻!于是,托人写出此贴,将流氓法官范正霜的劣行及上司公司世联行的劣行公布出来!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